云南长安网-昭通盐津频道欢迎您!

分享按钮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检察风云

我的父母

时间:2018/2/24 11:06:29|点击数:

当看到这期稿件的主题是“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”时,我突然想到的是,周五父母打电话问我这周末要不要回去,而我......不是不想回去,而是有时真的身不由己。

我的父母来自于农村。他们的一生很平凡,没有享过多少福,因家庭条件的原因,没有受过高等教育。在外人眼里,他们是那样平凡,可在我心中,父母是我生活的全部。我爱他们,就像他们爱我一样。

 从小,我就是一个极为顽皮的孩子。很多老师、家长看到我的时候,总是皱皱眉头。作为一个女孩子,好事好像我不会做,翘课之类的事却总少不了我的份,有时总免不了被老爸痛打一顿。打完后,老爸总要说:以后还要逃课吗”我总是哭着说:“不了!”其实过不了几天,早就脱了伤疤忘了痛好在我虽然顽皮,可是学习成绩基本保持在前几名,多数时候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于是从小学到了,我就这样“肆无忌惮”地成长起来。

可当我中考落榜后,老爸对我的要求就严格了,对我的期望也高。其实,那时的我根本感受不到父母的恨铁不成钢依然你行我素,时刻想着的都是去哪里玩,从来没有真正把学习放在心上。虽然复读了两年,但我还是无法考上中师(中专),于是,父母一咬牙决定送我读高中。那时候读高中的还不是很多,因为相对于高中来说,父母更愿意让子女能够考上中师、中专之类学校,可以早一点端上“铁饭碗”,帮父母分担一下家庭负担。现在想想,真的感谢父母,在那时家里比较拮据的情况下,没有一味的再要求我必须考中师(中专),而是宁愿自己节衣缩食,也要让我多读一点书。

进入高中以后,面对一个新的环境,没有熟悉的伙伴,我暂时把心放在了学习上,成绩基本保持在前十名。可时间一长,同学之间相互熟悉了,加之没有父母在身边管束,我的秉性就再现咯,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,大概用在我的身上再恰当不过了。只是偶尔有潜在意识告诉自己,应该好好学习,可玩心永远占据上风,再加上每次考试成绩也不是垫底,所以该咋地就咋地。就这样,两年过去了。我的学习成绩起色不大,玩性倒是越来越重。父母虽然也着急,可他们什么也没有说,每次回家都只是叮嘱我要吃好,穿暖,学习只要尽力就行。转眼就高三了,对许多同学来说,已经进入了高考的关键时刻,可我却背着父母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质疑的决定,把自己从理科班转到了文科班。自此每天高枕无忧,每天晚上当同学们还在被窝里偷偷看书的时候我就早早的睡觉了; 当同学们早上早起的时候,我还要赖在床上,直到早自习的前几分钟才爬起来,匆匆地洗刷完,赶到教室时往往早自习的铃声刚好敲响,有时直接睡过头。我的课桌永远是班里最干净的,别人桌上的书堆得老高,低头看书的时候从讲台上几乎看不到人,而我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带书的。我坐的位置永远是最后一排,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考试,因为只要坐满半小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交卷出教室,甚至连高考的时候竟然也要第一个交卷......好在有老天的眷顾,我在大家的意料之外,考上了大学,也让父母松了口气。

只身一人来到了大学校园。在那里,吃不到妈妈做的饭,看不到爸爸的身影,没有了家的陪伴……我突然想家了,想爸爸妈妈了,但是他们却远在千里之外。从那时起,我就告诉自己必须要长大了,学会独立。从大学毕业后,我当过教师、促销员、饭店服务员、药店营业员、电视台工作人员...感受着不同行业带给我的不一样的经历。两年后,在父母的劝说之下,我踏进了公考的路,考上了公务员。从此,我的人生开始了新的一页。

工作了,以为有更多的时间陪陪父母,哪怕只是回去吃顿饭,小住一晚。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,尤其是自己成家后,我要忙于工作,也要经营自己的家庭。就算回去只有一小时的车程,我回去看父母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。每次回家看到他们花白的头发,佝偻的背影,我有种说不出的心酸。

小时候,父母的慈爱给了我温暖,大了,我却不能时刻陪伴在父母身旁。养儿方知父母恩,人生这条路,唯有父母是我们的避风港,落魄伤心时,父母不会抛弃你,他们永远会为你亮着一盏灯,等着你。爸爸,谢谢您无声的爱与沉默的教导,让我明白了女孩子应该多一些成熟稳重,学会自立自强;妈妈,谢谢您不断地唠叨和温暖的教育,让我懂得了爱的伟大、温暖与人生的道理;爸爸妈妈,谢谢你们的教导和宽容,我一定会常回家看看。(盐津县人民检察院:王荣兰)



本文来源:盐津县人民检察院 作者:王荣兰